图片 1

食养正气药攻邪气 亦食亦药药食同源

  脱发要吃何首乌、肾虚进补枸杞、补血来点当归和人参……这些看似很有道理的“养生经”,不知道让多少人吃了亏、上了当。到底什么是“药食同源”,等您看了山东省泰安市中医医院中医预防保健科主任副主任医师王庆军对“药食同源”的解析后就能搞明白了。

亦食亦药,药食同源,即如《本草中国》“双面”中介绍的芡实和山药,作为食物可用于养正气,作为药物可用于攻邪气。药食两用的认识基础,是中医学的四气五味理论。利用性味之所偏,或祛除病邪,调理脏腑功能;或补虚扶弱,消除阴阳失衡,从而维护健康。大型中医文化电视片《本草中国》第四集主题是“双面”。双面,可以有许多种理解。比如附子、首乌,生用有毒,但是经过古法炮制后,毒药变良药;再比如芡实和山药,可以入药,也可以入菜,亦食亦药,药食同源,这也是一种双面。亦食亦药,药食同源图片 1山药,作为食物更为大众所熟悉,有粗大如红薯的,也有细长如铁棍的。倒是入了中药以后,被裁切成小小的如硬币般的圆片,竟不太认得出原样了。山药功能补脾养胃,生津益肺,补肾涩精,适宜病症有脾虚食少,久泻不止,肺虚喘咳,肾虚遗精,带下,尿频,虚热消渴等。《神农本草经》介绍山药:“主伤中,补虚,除寒热邪气,补中益气力,长肌肉,久服耳目聪明。”《药性论》进一步强调了它的补益作用:“补五劳七伤,去冷风,止腰痛,镇心神,补心气不足,患人体虚羸,加而用之。”也就是说,即使没什么病,常常吃些山药,也是很有好处的。更何况,山药味甘甜、性平和,入菜、熬粥、做糕,都很好吃,不像苦瓜、莲心那样使人望“苦”生畏。相对来说,芡实的知名度就没那么高了,主要的原因是:采摘期短、采收困难、保存要求高,相对来说自然“物以稀为贵”。即使在江苏当地,时鲜的鸡头米也要卖到上百元一斤,更不要说外地了。在《本草中国》中更是详细描述了芡实从采摘到端上餐桌的全过程。中秋前后,老南京有吃“水八鲜”的习惯,主要原料就是芡实。另一个大众吃法是“鸡头米羹”,制作方法十分简便,将锅中水烧开后,把新鲜芡实放入锅中,煮沸,以藕粉勾芡,出锅后加入少许糖桂花,装碗入盆食用。那天,我在苏州与雷允上同道交流膏方经验,老总送了我一包芡实。这是真正的道地药材啊!此前,我也只是在中药房里见过它,是已经经过炮制处理的那种,干燥、饱满、粉性足。日常开方时,我常取其收敛固精之功,用来治疗慢性泄泻、小便频数、梦遗滑精,以及妇女带多腰酸等。老总笑着对我说:这是新鲜芡实,你们外地有钱也不太买得到,你拿去做菜吃!食养正气,药攻邪气老百姓总爱说“是药三分毒”,其实像这些亦食亦药的“药食同源”之品,其毒性几乎可以忽略不计。《神农本草经》中载录药物365种,根据养命、养性、治病三类功效,又将药物分为上、中、下三品。其中上品120种,无毒,主养命,多服久服不伤人;中品120种,无毒或有毒,主养性,具补养及治疗疾病功效;下品125种,多有毒,不可久服,多为除寒热、破积聚的药物,主治病。我们现在说的许多“药食同源”之品,正是古人说的“上品”良药。唐朝《黄帝内经太素》说:“空腹食之为食物,患者食之为药物。”早在远古时期,人们就是在寻找食物的时候渐渐发现了一些食材的药用价值,这才演变为了药。食养正气,药攻邪气,各有所长。随着生产力的不断发展和实践,人们对药食的区别变得愈来愈清晰。有些只能用来治病,被称为药物;有些只能作饮食之用,就称为食物;而其中部分既有治病的作用,又能当作饮食之用,就被赋以“药食两用”的名称。因此,山药在《本草求真》中就写成了:“山药,本属食物,古人用入汤剂,谓其补脾益气除热。”在《本草中国》中,除了第四集介绍的芡实、山药外,此前三集中的红花、天麻、桑叶、陈皮、灵芝、珍珠、首乌等,也都是“药食两用”之品。早在2002年3月,卫生部公布了《关于进一步规范保健食品原料管理的通知》,对药食同源物品、可用于保健食品的物品做出明确规定。《规定》公布了三批共86种,后新增中药材物质15种,共计101种。一般讲到药食两用、药食同源,说的就是这101种。善治药者不如善治食正是因为这些药食同源的好素材,才发展出了今天的食养和食疗。早在孙思邈的《千金要方》中就已经专门设置了“食治篇”,强调:“知其所犯,以食治之,食疗不愈,然后命药。”又说:“安身之本必资于食,食能排邪而安脏腑,悦神爽志以资气血,若能用食平疴,释情遣疾者,可谓良工。”说明了唐代对食物用于治疗的重视。当然,药食两用,也是以中医学辨证论治和整体观念为基础,运用四气五味理论,指导实际应用。《神农本草经》载:药有酸咸甘苦辛五味,又有寒热温凉四气。中药使用,讲究的就是这四气五味。四气指寒、热、温、凉四种不同的药性,又称四性。其中寒与凉、热与温是程度上的不同,温次于热,凉次于寒。
五味指酸、苦、甘、辛、咸五种不同的药味,据《素问·脏气法时论》载:辛散、酸收、甘缓、苦坚、咸软。善治药者不如善治食,寻找那些无毒及小毒药物用于日常祛病保健,以达到恢复、保持健康,甚至治未病的目的,正是人们致力于“药食同源”研究的意义所在。

  药分三品 正确服用是关键

  几千年前的古人们就已经意识到不少食物不仅能提供营养,还能疗疾祛病。医学巨著《神农本草经》就对中草药进行了分级,分别为上品、中品和下品。不过这个分级可不是根据药材质量来的,而是针对药材能否直接食用。

  “上品是无毒可食用,比如红枣、赤小豆、薏仁等,可以久服;中品有小毒,经炮制后才可食用,比如何首乌、麻黄、芍药;下品有毒,非治病不用,比如附子、乌头、半夏。”王庆军说:“中医中允许直接食用的,显然都是属于上品目录中的。”

  2002年,卫生部发布了《既是食品又是药品的物品名单》,2014年,国家卫生计生委发布《按照传统既是食品又是中药材物质目录管理办法》里面囊括了很多日常生活中常见的食物或者调味品,比如丁香、八角、茴香等,这是不是说只要多吃这些东西,就能起到防病的作用呢?在这里,我们要特别提到一个经常被我们说起的成语:如法炮制。

  炮制,即用烘、炮、炒、洗、泡、漂、蒸、煮等方法加工中草药,其目的就是减弱或者消除毒性,加强疗效并便于储藏。如法炮制,顾名思义,若得其法则有益健康,若不得其法或者根本就不进行炮制,直接食用,那对身体的危害可能就会很大。

  “比如我们提到的何首乌,其本身是有毒的,需要炮制后减轻毒性才能服用,直接服用会造成肝功能的损伤,起不到任何生发或者黑发的作用。”王庆军说:“脱发病因中,有的是因为湿热,有的是因为肾精不足。就算是肾虚,也要分阴虚、阳虚,血虚也要看是失血过多还是新血生成不足,所以疾病并不是靠一味中药就能解决的,更不是靠把中药当饭猛吃解决的,要听取专业医师的指导。”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