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g娱乐场4355手机版中医药走出去华人有大作为

近日,第十五届世界中医药大会在意大利罗马闭幕。大会发布全球第一个关于中医药的宣言——《罗马宣言》,发出了共建人类健康命运共同体的呼声,并将每年10月11日定为“世界中医药日”。从此,海内外中医人有了自己的节日。近年来,各国“中医热”持续升温,中医药海外推广硕果累累。

近日,第三届美国中医药大会在美国华盛顿举行,来自美中等国的300余名中医药专家参会,探讨中医在美国的发展现状以及面临的机遇和挑战。

捷报频传振奋人心

针灸发展形势良好 执照医生约4.5万人

近期,中医药国际化步伐加快,不少领域取得重大突破,迎来多个“第一次”。

本次会议主办方是全美中医药学会与美国中医校友联合会,两个协会的会长均由曾就读于北京中医学院的田海河担任。

据美国《自然》杂志报道,世界卫生组织首次将中医纳入医学纲要,相关信息将写入第11版全球医学纲要第26章,于2022年在世卫组织成员实施。

田海河介绍说,目前,中医在美国有了长足发展,已有46个州和华盛顿特区完成了针灸立法,各类有执照的针灸医生约有4.5万人。

世界中医药学会联合会近日发布公告,由中国开发的《标准化煎药中心基本要求》获得通过并在全球范围内实施,这是全球中药煎药领域首个获得通过的世界标准。

“这是一个很好的发展形势,但是学术水平良莠不齐,中医尚未进入医学主流体系。”他说,“就像美国人选择餐馆时还是以喜欢吃西餐为主,喜欢中餐的人虽有,但仍不是占多数。要想把中医带入美国主流社会,我们还有很多工作要做。”

中澳国际中医药研究中心近日在广州发布《中医药临床循证丛书》,该丛书是国际首套采用整体证据方法对中医药临床疗效进行系统整理、严格评价的专著,中英同步国际发行。

田海河表示,作为外来医学,中医在美国还是经常会受到一定排挤和否定,虽然临床、科研及发表的文章为针灸提供了一些有效果的证据,但证据还不是显得非常充足,需要我们更有效地开展临床科研工作,提供更有说服力的证据,以此来说服民众、媒体、立法、保险公司等更进一步认可中医,接受针灸。

“本世纪将形成二水分流、双峰并翠的中西医格局!”加拿大安大略中医学院院长吴滨江认为,中国传统医学不仅为中华民族也为世界各国人民带来福祉,是中华民族对世界人类生命运共同体的重要贡献。而与世界卫生组织、世界标准化组织合作,是中医药进一步与国际接轨的重要战略举措。不仅具有现实意义,更具有深远的政治意义,将促进各国中医立法工作。

他表示,针灸是个好东西,确有疗效,很多人都认识到它的价值,近期也有一些其他行业想染指针灸,“我们的态度很明确,欢迎更多的人来做针灸,惠及民众。但一些其他行业人只接受了很少的训练,就提供针灸服务,还有人把针灸改成‘干针’,试图绕过法律和各行业的执业范围限制去做针灸,非但没效,更给病人带来安全隐患。所以,我们要抗争,并教育、帮助民众找到一个合格的针灸师。”

中医进入主流医学体系指日可待。世界中医药学会联合会秘书长桑滨生指出,世界卫生组织将中医列入分类系统标志着一个崭新起点。中医药走国际标准化道路是进入国际医疗主流体系、医疗保险体系的重要途径。目前,国际标准化组织/中医药技术委员会已通过数十项中国提案,成绩喜人。

“我们需要对民众的安全负责,对针灸的名誉负责,需要保护我们中华民族文化。因为‘干针’本来就源自于针灸,他们把针灸改头换面,不认祖归宗了,反倒说跟中医无关,这是一种剽窃行为。”田海河说。

中国标准正在成为世界标准。中国医学科学院药用植物研究所所长孙晓波表示,近年来,我国中医药学者的研究成果先后发表在国际顶级学术期刊,屠呦呦教授更是在2015年获得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这些都使中医药立于世界舞台,在生命科学领域的价值被国际社会认同,推动中国标准进入世界体系。

针灸临床研究正规范 望入美主流医学体系

落地生根机遇空前

“美国中医药大会的目的是要团结更多的华裔和非华裔针灸师,大家聚集到一起探讨如何抓住机会,面对挑战,并提升整体学术水平,引领美国中医药的正确发展方向。”田海河说。

在中医药“走出去”的路上,华侨华人一直是开拓者和领航者。1972年,以尼克松访华为契机,国内部分中医人走出国门,足迹遍布世界各地。在西医占垄断地位的西方世界中,硬是闯出一片天地,站稳脚跟。

会上,世界针灸学会联合会主席、中国针灸学会会长刘保延教授做了题为《针灸临床疗效研究的思考与实践》的主题报告。他指出,疗效是针灸发展的根本,虽然与针灸有关的临床研究论文数量在1992年以后快速增长,但过去一直没有形成系统的临床评价方法,缺乏高质量研究数据,为此中医学界制订或正在制订针灸临床研究和技术操作等一系列规范,希望按照国际通用标准,推动针灸堂堂正正进入主流医学体系。

海外中医人不仅担负起在海外传承中医的责任,也培养出一大批所在国的“洋中医”。吴滨江指出,因各国对中医针灸立法,不能踫西医,只能走纯中医的发展道路。百年前在中国被打断的纯中医原生态传承,在海外建立起“侧枝循环”得以发展。

大会期间,全美中医药学会副会长、美国执业针灸师樊蓥做了题为《假针灸真是假的吗?》的学术报告,对一些结论认为针灸无效的论文的研究方法提出质疑。

仅就欧洲而言,据不完全统计,目前受过培训的中医药人员有10万余名。中医药诊疗机构有1万多所,中药产品进口批发商500多家,中医教学机构300多所,每年向各国输送5000多名中医药人员。

樊蓥在接受采访时解释说,美国医学期刊《美国医学会杂志》近年来发表7篇针灸研究相关论文,其中只有刘保延负责的一项关于针灸治疗女性压力性尿失禁的研究论文结论显示其确实有效,另6篇论文临床研究结果都是阴性,出现这个情况可能与研究方法有关系。

各类中医社团也如雨后春笋,蓬勃发展。华侨华人发起的“全欧洲中医药学会联合会”“欧洲中药商会”和“全欧洲中医药高等教育学院联合会”等专业组织,成为争取中医药立法道路上的有力支持。

樊蓥说,西医的临床研究要求随机、对照、双盲,对针灸而言,随机和对照没有问题,但双盲是有问题的,因为假针灸很难瞒过针灸师和病人,造成了所谓“真针灸不真、假针灸不假”的问题。

中医药国际化的成就来之不易,背后是几代人前赴后继的不懈推动。如今,面对国际竞争,中医药既欣逢伟大时代和难得机遇,也自有其强大优势。

会上,美国国家卫生研究院的夏月博士探讨了大数据对针灸科研的指导意义,希望美国和中国在中医科研方面加强对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