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代名医–张菊人

生平简介

民国北京城有“四大名医”,指的是中医。按一般说法是指萧龙友、孔伯华、施今墨、汪逢春四位。还有一种说法是萧龙友、孔伯华、汪逢春、杨浩如。这五个名医除了孔伯华是山东曲阜人,其他四个都是南方人。汪逢春是江苏苏州人,施今墨是浙江萧山人,萧龙友是四川三台人,杨浩如是江苏淮阴人。不管四大也好,五大也好,民国时期北京中医最有名的就是这五个人。

张菊人,名汉卿,男,江苏省淮安县人,生于1883年,卒于1960年。张氏与京城名医杨浩如师出同门。1910年,从祖籍来京行医,曾在外城官医院任内科中医医官,后曾担任北平中医资格考试主考官。与萧龙友、孔伯华等共同创办北平国医学院,出任董事和教授。建国后,在北京市第二门诊部任顾问。1956年,受聘于北京中医医院,任副院长,并在内科门诊应诊,后担任北京中医学会顾问。与孔伯华、杨浩如、陈企董、曹巽轩、陈伯雄、赵云卿等人共同著有《八种传染病证治析疑》一书,晚年著有《菊人医话》。

1929年南京国民政府取缔中医的政策遭到强烈抵制和反对,只得收回成命,但是提出了一点,就是必须对中医师的资质进行考核,用今天的话说,必须持证上岗。于是北平成立了一个考评委员会,萧龙友、孔伯华、施今墨、汪逢春四个人正是考评委员会的成员,其中没有杨浩如,因为那时杨浩如的身体已经不大好了。但杨浩如是北平第一个中医医院的创始人,也就是按现代医院的形式创立的中医院。北平最早的中医教育是北平国医学院,孔伯华等人也都有参与,但是没有开办下去,倒是后来施今墨又开办了华北国医学院,培养了不少中医人才。这个学院不能拿今天的概念去理解,他们一年招收的学生只有几十人,少的时候也就二十人,但华北国医学院后来确实出了不少人才。

生平著作

mg娱乐场4355手机版 1

张菊人,名汉卿,男,江苏省淮安县人,生于1883年,卒于1960年。张氏与京城名医杨浩如师出同门。1910年,从祖籍来京行医,曾在外城官医院任内科中医医官,后曾担任北平中医资格考试主考官。与萧龙友、孔伯华等共同创办北平国医学院,出任董事和教授。建国后,在北京市第二门诊部任顾问。1956年,受聘于北京中医医院,任副院长,并在内科门诊应诊,后担任北京中医学会顾问。与孔伯华、杨浩如、陈企董、曹巽轩、陈伯雄、赵云卿等人共同著有《八种传染病证治析疑》一书,晚年著有《菊人医话》。

虽然北京的中医很多,但无论是就诊的人数,还是医生的生活状态,中医和中医之间是大相径庭的。有的混不上饭吃只能到药店坐堂,或者自己开个小诊所,仅能维持生活。但是这五大名医家里却是门庭若市,每天应诊要排队,而且他们轻易不出诊。诊金也很贵,上世纪二十年代初到三十年代初,看一次病诊金一般是一块银元。一块银元什么概念?我们以前讲过,一块银元在二十年代末,差不多够过年置办一三轮车的年货。我家抗战期间支出的日常全部费用不过是一天一块银元,一般穷苦人家一块银元可能用十天半个月,这费用就相当高了。不过那些胡同里头不太知名的中医费用就远到不了这么高。另外说到药材,当时的药材不贵,丸散膏丹也不贵,一般饮片就更便宜了。除了用贵重药材,都是比较便宜的。小儿高烧不退要用一种药———
紫雪,里面要用羚羊角,这就要贵些。我小时候平时消化不良什么的吃至宝锭,只要几分钱,我们住东四的时候,胡同里穷苦人家的小孩生病了,也不去看什么医生,自己买点药吃吃也就好了。

学术思想

四大名医各有各的特长。比如说孔伯华擅治温热病,他最爱用石膏,因为石膏是凉性的,孔伯华开方子石膏用得很多,能用一两到二两,所以孔伯华有个绰号叫“孔石膏”。汪逢春是善治温病的,他的很多着作也是讲治温病的。这四人里活得最久的是施今墨,活到1980年,其他几位,萧龙友活到1960年,杨浩如活到1940年,孔伯华活到1955年,汪逢春活到1949年。

张菊人擅治温病,临床主张因人、因地、因时治宜。如北方外感多兼“热郁”,因此临床治疗必佐辛凉透达,其目的在于不使外邪与内热相结合。对于不同季节的伤风,张氏分别主以不同药物,如春季伤风,当以辛凉轻剂,用薄荷、桑叶、菊花、杏仁、通草、香豆豉、贝母、瓜蒌皮等;夏季伤风,当以辛凉解暑,用鲜薄荷、鲜藿香、杏仁、通草、六一散、丝瓜络、竹茹、西瓜皮、鲜荷叶等;秋初伤风,当以祛风除湿,用夏天伤风的治法,减去竹茹,加生苡米、赤苓、广皮等;深秋伤风,当以清肃肺金,用桑叶、杏仁、梨皮、竹茹、花粉、连翘、贝母等;冬季伤风,当以祛风散寒,用薄荷、苏梗、杏仁、前胡、通草、法半夏、赤苓、陈皮mg娱乐场4355手机版,、枳壳等。

mg娱乐场4355手机版 2

临床经验

我家人生病虽也看中医,但不是太多,找中医看病时找孔伯华最多。据说我小时候也找萧龙友看过病。那时候看病很少到医院,一般是请医生到家里来,但找萧龙友就要去他家了,他是轻易不出诊的。后来因为气管炎也到施今墨家看过病。除了这几位,北平还有一些非常棒的专科医生,比如说皮肤科———
那时也叫疡科,疡科最有名的有两个人,一个是哈锐川,还有一个是赵炳南,他们都是回民。赵炳南也受聘于华北国医学院,是那儿的教授。哈锐川在八面槽开业。另外还有针灸大夫,例如金针王乐亭,从前将针灸叫金针,这些都是专科大夫。当时北京有名的中医和西医,基本上都自己家里有开业的诊所,因此上世纪五十年代初给医生定的成分是“自由职业者”,那时候的医生和今天的情况完全不一样,既可以应聘于一两家医院,还可以自己开着私人诊所,同时还履行着出诊的义务。那时候好的医生这个职业特别体面,收入也相当高。

张氏认为近人体质,多属阴常不足,阳常有余,提出风、痨、臌、膈四大症中,三症与内火直接相关。如风证,认为属火盛伤阴,炼液为痰,痰热凝结,热盛生风,成为上实下虚之证;痨病,总属火热伤阴为患,五脏之中除心外,肝肾脾肺无一不伤;膈症,不管是噎膈或反胃,总由五志化火,克犯脾土,从而发生呕吐、气逆、气痛等现象。因此,治疗内伤火热之症,总以滋阴降火为法。

西医有很多私人开业的医生。从我个人记忆来说,我小的时候基本上没上过医院,那时候医生出诊叫“出马”,出马有出马金,这比医院的收费要贵得多。许多有名的西医大夫都有私人汽车,我印象中五十年代到我家来的大夫很多都有私人汽车。比如说印象很深的,有当时小儿科的大夫吴瑞平(协和名医吴阶平的哥哥,吴阶平学医也是受哥哥影响),他们家兄弟四人都是学医的,老大吴瑞平,吴阶平在家中是老二、吴蔚然是老三。吴瑞平人很漂亮,气宇轩昂。这些西医大夫有个特点,都西装革履,西服穿得非常讲究,领带打得极为得体。有的有助手,有的不带助手,拎着个大皮包,大皮包有两个扣,上部椭圆,底下是方的,一看就是西医大夫。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