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脉同治”的理解“心脉同治”的运用

生平简介

冼绍祥“心脉同治”理论探究及经验总结冼绍祥教授在30余年的临床和实验研究中发
现, 心脉结构互通, 功能相连, 脉与心气血相关, 脉
诊作为四诊的精髓亦能佐证这一观点, 临床治疗心 血管疾病时, 需整体思维,
心脉同治。现将冼教授 “心脉同治” 理论初步整理如下, 以飨同道, 并希望
得到同仁的指导和完善。“心脉同治”的理解1. 心与脉之间的关系1.1
从结构上认识 脉, 又称“血脉”或“血 府” , 它主要由脉管及血液组成,
是全身血液和营 气运行的通道。 《黄帝内经》云: “夫脉者, 血之府 也” ,
“壅遏营气, 令无所避, 是谓脉” 。 并认识到 “血 脉者, 盛坚横以赤,
上下无常处, 小者如针, 大者如 筋” 。 脉可以说是相对密闭的管道系统,
它遍布全身 各个部位, 无处不到, 外至肌肤皮毛, 内达五脏六 腑,
环周不休, 形成一个密布全身上下内外的网络。 例如在 《灵枢 ·脉度》
就已记载心与脉直接相连, “五 脏六腑, 皆以受气……营周不休,
五十而复大会, 阴 阳相贯, 如环无端” 。 明代张介宾亦云: “心居肺管之 下
, 膈膜之上, 附着脊之第五椎……其合脉也” 。 从现 代解剖医学角度来说,
心与脉在体内构成一套密闭 而相互连续的管道系统, 即心血管系统,
内有血液周 而复始循环流动 [1] 。 由此可见, 无论是中医学还是现
代医学, 均认为心与脉在结构上紧密相连。 心脏结构
异常或功能异常可致脉象的变化。1.2 从功能上理解 心与血脉相连, 构成一个相
对密闭的系统, 成为血液循环的枢纽, 功能上二者相 辅相成, 缺一不可,
但以心占主导地位, 即《黄帝内 经》所说的 “心主血脉” 。
心主血脉的生理功能含义 有二: 一是指心具有生血的生理作用, 使血液不断地
得到补充。 《素问· 五运行大论》云: “南方生热, 热 生火, 火生苦,
苦生心, 心生血” 。 二是推动血液运行 以输送营养物质。 《医学入门
·脏腑》谓: “人心动, 则 血行于诸经……是心主血也” 。 心阳气的推动、 温煦
和固摄作用, 协调着心脏的正常搏动, 从而推动和保
障血液在全身脉管中流动。 而血液中运载着的营养 物质供给全身,
使五脏六腑、 四肢百骸、 肌肉皮毛、
经脉等全身各个部位维持其正常的功能活动。 正如 《素问·经脉别论》记载:
“食气入胃, 浊气归心, 淫 精于脉, 脉气流经……输精于皮毛, 毛脉合精,
行气 于府, 府精神明, 留于四藏” 。 其中心脉道的通利, 是
血液运行的最基本的前提条件, 若脉管瘀堵, 心之气 血瘀滞, 则导致心痛、
心悸等一系列病症, 即脉病及 心。 而心之气血阴阳气充沛、 功能正常,
是心脏搏动 如常、 血液运行不休及脉管得以濡养的保障, 如心气 不足,
血液无以生化, 脉管失养, 或心气虚不能推动 血液运行, 血瘀脉管,
进而导致脉管通利功能失常, 即心病及脉。 心脉二者病变常互为因果,
正如《素 问 ·痹论篇》云: “脉痹不已, 复感于邪, 内舍于心” 及 “心痹者,
脉不通” 的论述。 因此临床治疗时, 可 “从 脉测病” , 亦是脉诊的精髓。
心脉同治, 正是基于此 而提出的治疗新观点—— “治疗心病, 取之于脉, 心
脉同治” 。“心脉同治”的运用1. “心脉同治” 在高血压病中的运用 高血压
病起病隐匿, 病程长, 中老年易发, 缠绵难愈。 冼教 授认为高血压病具有
“久病入络 ” “久病入血” 的致病特点, 而 “络病” 日久又可累及心。 高血
压病患者, 特别是年老患者, 心气虚衰为其主要病 机。
高血压病病理变化规律是, 早期以阴损为主, 临
床多见阴虚阳亢或肝火阳亢症状; 中期多痰湿中阻,
后期阴损及阳或多见阴阳两虚症状 [2] 。 而血瘀证贯穿
于高血压病发病始终, 血瘀日久又可影响心气血阴 阳的变化。
现代医学研究也表明, 长期高血压可促
进小动脉玻璃样病变和大动脉中膜细胞肥大增生, 胶原、
弹性纤维及白蛋白增加, 导致中膜增厚 , 同时又可使心肌重构等病变 [3] 。
故提出, “心脉同治” “活血化瘀” 是高血压病的基本治疗方法。
如《黄帝内经》云: “疏其血气, 令其调 达, 而致和平” 。 心主血脉,
以气为用, 心气的盛衰与 血液循环有直接关系。 通过在辨证的基础上, 参合
活血化瘀之法, 疏通心脉, 脉无瘀滞, 气血相合而不 逆乱, 气机通畅,
血压得以平衡。 正如叶天士所说: “久发、 频发之恙, 必伤及络。
络乃聚血之所, 久病 必瘀闭” ; 《医宗金鉴也》 云: “瘀血停滞,
神迷眩晕, 非用破血行血之剂, 不能攻逐荡平也” 。 故冼教授 从 “心主血脉”
的观点出发, 在治疗中把握 “心脉同 治” 原则, 临证适当加入活血化瘀药,
调心调脉以降 压, 并将降压方的方名改为调脉降压汤。 心主血脉,
血脉的通利, 影响到气机的通畅, 气机逆于上脑, 见 血压升高;
气机壅滞或亢害, 血压升高; 亦能反映在 脉, 特别是左关脉、 左寸脉,
同时能造成心功能的伤 害。 故临证时, 除了平肝熄风、 滋阴潜阳等治法外,
常佐以活血通脉之法。 《素问 ·调经论》 有 “病在脉, 调之血; 病在血,
调之络” 之说。 中药常佐以丹参、 赤 芍、 牡丹皮、 当归、 川芎、 葛根、
生山楂、 桃仁、 红花、 益母草、 郁金、 血竭、 毛冬青、 鸡内金、 水蛭、
地鳖虫 等活血之品, 方剂常选通窍活血汤、 血府逐瘀汤、 补
阳还五汤等活血化瘀之剂。2. “心脉同治” 在冠心病中的运用 冠心病, 是
指冠状动脉血管腔狭窄或阻塞, 和 因冠状动脉
功能性改变导致心肌缺血缺氧或坏死而引 起的心脏病。 冠心病属于中医 “胸痹”
“心痛” 的范 畴。 冼绍祥等 [4] 认为: “气滞心血瘀阻证病情相对较 轻,
是冠心病心血瘀阻证的初发阶段, 气虚心血瘀阻 证的病情较重,
是气滞心血瘀阻证的进一步发展” , 陈婵等 [5] 的研究也进一步证实该观点。
“心脉同治” 在冠心病中的运用体现在两方面: ①脉滞气抑。 “脉 滞” 即
“脉不利” , 指脉道不利、 脉管壅滞; “气抑” 即 “心气抑” , 指心气阻滞、
心功障碍, 临床上常形成 动脉粥样硬化、 粥样斑块、 血栓等。 ②气抑血滞。
“气 抑” 即 “心气抑” , 指心气阻滞、 心阳不足; “血滞” 即 “脉涩” ,
指脉道不利、 脉管浊滞。 《灵枢 ·经脉》 云: “心气绝则脉不通,
脉不通则血不流” 。 冼绍祥教授 认为血瘀证贯穿于冠心病发生、 发展、
加重及稳定 等每个阶段, 正如《素问·痹论篇》云: “脉痹不已, 复感于邪,
内舍于心” 及 “心痹者, 脉不通” 的论述。 为此, 他认为:
“冠心病心血瘀阻证是血瘀证中的一 个分型,
它具有一般血瘀证的微观病变基础, 即由
于各种原因使血管内皮和一氧化氮及血栓素和前列 环素之间的平衡失调,
血管张力增高, 血小板功能 亢进, 红细胞变形性降低,
血液呈现不同程度的浓、 黏、 凝、 聚等状态变化” [6] 。 临床以养心通脉法
为主, 养心包括养心气、 养心血、 养心阴、 养心阳以 治其本,
心的气血阴阳充沛, 痰浊、 瘀血、 寒凝才得 以渐化,
各脏腑组织器官协调运作; 通脉在于活血通 络以治其标, 瘀血、 痰浊、
脂质化除, 心体才得以濡 养。 姚怡等 [7] 亦从
《黄帝内经》中心主血脉角度进一 步论证这一观点。 临床对于气虚心血瘀阻证,
选用 补阳还五汤, 气虚甚, 重用黄芪等补心气, 加龙眼肉 等养心血,
再配伍活血通络之品如鸡血藤、 地鳖虫、 地龙、 水蛭、 蜈蚣等;
气滞心血瘀阻证, 选用血府逐 瘀汤合金铃子散, 血瘀甚, 加甘松、 素馨花、
木香、 降香、 檀香等以行气活血 。 “心脉同 治” 在冠心病治疗中具体体现在
“养心通络” , 脉平 心安。3. “心脉同治” 在心力衰竭中的运用 心力衰 竭,
亦称为心功能不全, 是由于各种基础心脏病导致 心肌收缩功能或舒张功能不全,
不能将血液充分排 出, 静脉血液回流受阻, 引起外周灌注不足和体循环
或肺循环瘀血的综合征。 《医述》 中说: “心主脉, 爪 甲不华,
则心力衰竭矣” 。 心力衰竭时, 组织器官很快 就会因缺血缺氧而功能受损。
“心气不足” 表现为活 动耐量的下降, 动辄气喘、 乏力、 胸闷气急、 畏寒怕
冷、 心悸等。 冼教授课题组在心力衰竭领域通过近 30年研究, 认为:
“心力衰竭影响整个血液循环系统 和水电解质代谢, 心的气血阴阳不足是关键,
病位在 “心” , 要 “从心论治” 。 心气、 心阳不足无力鼓动血
液在脉管里运行, 滞留而为瘀; 心阴血不足、 心火亢 盛、 热灼血浓,
或阴寒凝滞故血凝而涩而为瘀, 最终 导致脉病, 李小茜等 [8]
研究也证实气虚、 血瘀是心力 衰竭的主要证侯。 现代医学研究亦发现,
心力衰竭 时, 神经内分泌系统过度激活, 其中交感神经系统、
肾素-血管紧张素-醛固酮系统 被激活起主 要作用, 水钠潴留, 血管收缩痉挛,
日久可致血管重 构等变化 [9] 。 故治疗心力衰竭病应 “心 脉” 同治,
而活血化瘀法贯通心力衰竭治疗的始终。 另外,
可通过脉诊以别心力衰竭之阴阳, 脉沉细微或 缓弱, 辨证为心气阳虚、
水肿痰饮内阻者, 予温阳益 气补心、 活血利水通脉之法; 而对脉细数无力,
辨证 心阴血虚, 水肿痰火炽盛者, 予益气养阴、 活血利水 通脉之法。
冼教授善用南药毛冬青治疗心力衰竭, 毛冬青具有清热解毒、 活血通脉之功效。
前期研究显 示, 毛冬青甲素治疗后心力衰竭程度积分明显下降,
心力衰竭的主要症状, 尤其是心气虚、 水阻及瘀血等 表现明显改善 [10] 。
常配伍三七、 丹参、 益母草、 泽兰 等一类以活血利水通脉。 “心脉同治” 、
心体得复, 心 用才展, 诸毒邪渐化, 心力衰竭方能改善。4. “心脉同治”
在心律失常中的运用 心律失 常, 属于中医 “心悸” “怔忡” 的范畴。
张仲景《伤寒 杂病论》云: “寸口脉动而弱, 动即为惊, 弱则为悸” 及
“伤寒脉结代, 脉动悸, 炙甘草汤主之” 。 描述了心 悸的脉象——脉动而弱、
脉结代, 重视脉诊在心悸 辨证中的重要性。 心悸的病机在于心的气血阴阳亏
虚, 心失濡养; 痰饮、 瘀血、 毒邪阻脉, 心动而悸。 冼
教授结合岭南气候特点——土卑地薄、 气候潮湿暑 热,
认为岭南地区心悸的病机以气虚痰浊夹瘀多见。 临床上常施益气健脾调心、
化痰活血通脉。 益气健 脾用黄芪、 白术、 五爪龙、 太子参等; 化痰活血用法
半夏、 陈皮、 瓜蒌、 胆南星、 丹参、 赤芍、 牡丹皮、 川 芎、 三七末等。
且善用瓜蒌薤白类方合丹参饮治疗痰 瘀互结之心律失常;
温胆汤治疗胆虚痰阻之心律失 常; 炙甘草汤治疗心之气血阴阳俱虚之心律失常;
桂 枝甘草龙骨牡蛎汤治疗心阳虚之心律失常; 甘麦大枣
汤合生脉饮治疗心阴虚之心律失常。 另外, 要注意情 志调摄, 《灵枢 ·
口问》云: “忧思则心系急, 心系急则 气道约, 约则不利” , 故精神愉快,
心情舒畅, 气血调 达, 气血和平, 而调摄神志可使气血通畅, 心平气和,
心神宁静, 悸动减少。 《素问· 上古天真论》提出 “恬 淡虚无, 真气从之,
精神内守, 病安从来” , 调摄神 志, 可使精神内守, 魂魄不散,
脉象平静而不躁动, 心 静而无悸动。 同时需要节劳欲、 戒酒色以养心, 养正
气, 精气、 脉气不外泄。 正如《景岳全书》所言: “心 悸者,
速宜节欲节劳, 切戒酒色。 凡治此者, 速宜养 气养精, 滋培根本”
。“心脉同治”的意义基于文献研究及临床观察, “心脉同治” 的意义
大致有以下几点: ①在疾病认识时, 要认识到心病 的表现有可能是脉的异常,
同样脉的变化可能是心 病的表现, 心气血阴阳的盛衰盈亏, 可直观反映于脉
象的变化; 反过来, 脉的艰涩滑数, 亦可以评估心功 能之好坏。 ②
“心主血脉” , 若心之气血阴阳失衡, 可 导致脉管通利功能失常,
即心病及脉。 反过来, 若脉 道的通利失司, 亦可导致心病, 即脉病及心。
心脉二 者病变常互为因果, 临证时具体体现在治疗心系疾 病(冠心病、
高血压病、 心力衰竭、 心律失常等) 时,
调气活血化瘀通络法贯穿于心系疾病证治始末。 ③ 临床治疗时,
在治法方药的选择上, 必须见心病兼治 脉, 见脉病同时兼顾心。
故冼教授提出的心病治疗 新观点: “治疗心病, 从心论治, 心脉同治” ,
综合考 虑, 整体出发, 以取得较好效果。来源:中华中医药杂志 作者:叶桃春
刘敏超 王陵军 冼绍祥

杨济生,山东省观城县人,生于1896年,卒于1975年。出身于世医家庭。18岁时,已崭露头角,求诊者日逾百人,先后在汉口、重庆等地挂牌行医。1955年,奉调北京,在中直机关第六医院和北京友谊医院中医部工作。任政协全国委员会委员、北京中医学会顾问、友谊医院中医部主任。   

生平著作

杨济生,山东省观城县人,生于1896年,卒于1975年。出身于世医家庭。18岁时,已崭露头角,求诊者日逾百人,先后在汉口、重庆等地挂牌行医。1955年,奉调北京,在中直机关第六医院和北京友谊医院中医部工作。任政协全国委员会委员、北京中医学会顾问、友谊医院中医部主任。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